对于喜爱自行车运动的人而言,有的喜欢追求速度,享受风驰电掣的单车激情;有的喜欢悠闲地骑行,以最自由的方式享受沿途的风景。

  对于今年只有7岁的市第二实验小学一年级学生赵启来说,他属于前者,也更痴迷于极限自行车运动给他带来的“速度和激情”。

  5月27日,初见赵启时,他正盘腿坐在自家地下室的骑行场地上,专注地看着手中的书——《山地车圣经》,在见到记者时也只是轻声细语地问好。

  然而,这位看上去有些害羞的小男孩在骑上BMX(小轮车)之后却判若两人。过波浪道、飞小型抛台、冲上高1.6米的弧面台,在家中长约20米的骑行场地上,赵启不断地完成着一个个漂亮、帅气的小轮车技巧动作。

  “你知道骑着车从高处一口气冲下来的感觉吗?当我第一次挑战成功时,我就爱上了这项运动。”休息间隙,一聊起了极限自行车运动,赵启立马打开了话匣子。

  作为奥运会项目,BMX(小轮车)因为刺激和危险,在我国流传面并不广,仅在几座一二线城市中拥有一定数量的爱好者。

  赵升是市人民医院的一名医生,也是一名极限自行车爱好者。在他的言传身教下,赵启3岁开始学习平衡车,4岁接触BMX(小轮车)和山地车。

  由于东阳缺少极限自行车运动的相关场地和教学资源,每逢节假日和双休日,赵升都会带着赵启前往江苏、宁波等专业极限自行车运动基地开展BMX(小轮车)训练学习。此外,赵升还会带着赵启前往吉林松花湖滑雪场和杭州勇峰自行车公园练习山地车骑行,让儿子慢慢地爱上了山地车速降骑行运动。

  从平衡车到BMX(小轮车),再到山地车,在赵启的学车过程中,赵升也会购入同种类型自行车,陪伴赵启一起进行极限自行车运动训练。

  狂热的骑行兴趣和较高的骑行天赋,让赵启在极限自行车运动方面取得了一些成绩。2020年12月,在全国智能体育大赛智能滑步车比赛中,赵启获得了6岁组第一名的好成绩;2021年5月,他参加了华东国际城市极限单车邀请赛,在儿童BMX自由式特技比赛中获得第十名。

  受疫情和学业影响,近两年,赵启外出接受训练的机会大大减少。为此,赵升将100平方米的地下室改为了一个小型的BMX(小轮车)训练场地,供赵启练习。

  尽管平时医院工作繁忙,但只要有空,赵升就会满东阳找适合极限自行车骑行的场地。等到赵启不上学时,就会带他过去训练。为此,赵升还专门开通了视频号“啓遇记”,记录孩子的骑行与成长经历。

  “赵启在骑行过程中也遇到过许多困难与挫折,比如摔车、受伤等,但他都坚持了下来。我认为骑车使他增加了很多勇气,专注力也得到提升,更促进了我们父子间的沟通和交流。”赵升如是说。

  如今,赵启的骑行兴趣更偏向山地速降运动。“长大以后我想成为一名专业的速降车手,去挑战更多更难的山峰。”面对镜头,这位“超飒”的“10后”“追风少年”坚定地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