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教育部发布了《义务教育劳动课程标准(2022年版)》,要求创造性地引导孩子们参与整理收纳、家庭清洁、烹饪、家居美化等日常生活劳动,引发了各大网络平台的热议。这无疑是一次对传统教育理念的革新,但对于年轻的爸妈而言,如何兼顾工作与子女的陪伴和教育,成为了一个十分头疼的问题。

然而在好街,最契合家庭互动的亲子业态早已成熟,好街以极具创意的亲子温馨空间、互动场景与公益活动,帮助家长实现对孩子的高质量陪伴,也真正让人们踏出家门,便进入到了学、玩、乐、游、购一体化的奇妙亲子乐园。

你有多久没有陪孩子玩上一整天了?有多久没有细细欣赏孩子的小小画作了?又有多久没有和孩子一起站在阳光下,一起闹、一起笑了?繁忙的工作、KPI的压力、社交的负担,让我们不得不把孩子交给“电子保姆”,托付给兴趣班和老人。周末短暂的亲子出游,往往是把孩子丢进游乐场,用买玩具来填补自己的亏欠。但这种陪伴真的是孩子们想要的吗?

其实,孩子们的心愿很简单,就是“陪在我身边”。由于工作忙碌,很多父母对孩子的陪伴少之又少,也因此引发了不容忽视的儿童心理问题。时而带娃出行,小朋友们却往往成为大人的陪衬。

在很多街区,成年人的消费项目和消遣场所可谓是五花八门,但亲子活动与消费空间却存在着项目少,过度商业化,场景设计只侧重儿童却忽视创设亲子互动条件等问题,这些均是导致亲子活动低质量的原因所在。绿城商业则及早发现了亲子业态的普遍弊病,为好街量身打造了温情的亲子互动设计方案,真正让家长在妙趣的亲子场景中,参与和见证孩子的每一次成长。

《义务教育劳动课程标准》的发布,使以往重智育、轻陪伴的教育方式成为过去,更为侧重家庭教育,尤其是对劳动教育的重视,提出了锻炼儿童动手能力的新理念,也为好街的亲子业态升级提供了有益的启示。为此,好街在亲子空间的设计上融入了大量的亲子互动元素,不仅要让孩子释放天性,更为家长融入其中创造了条件。

好街的亲子场景,流淌着满满的幸福感。在街区上的亲子活动中心,立体化的教育模式完美地连接了线上学习与线下活动,从绘本共读到体育健身,从栽花植树到亲子午餐,大朋友和小朋友乐享其中,时光在欢声笑语中仿佛停了下来。

在好街一家亲公益课堂上,爸爸妈妈与孩子一起在老师的指导下把残缺的瓷器修复成原本的模样,一起感受手作美学,体验着古老的技艺魅力。在好街秋收集市,爸爸妈妈陪着“小老板”叫卖着闲置玩具,那一瞬间、那种热闹,都挂在了孩子们稚嫩的小脸儿上。

好街公益的科学、美术、运动、烹饪等亲子课堂,助老、义务劳动等社会志愿亲子服务,不断变幻着花样,让小朋友总有新发现,让家长总有新选择。

好街的亲子业态升级,将生活化育儿、亲子活动与娱乐消费结合起来,让社区商业精准满足于居民的亲子互动需求,为提高儿童的动手能力、想象力和探索能力提供了温情有趣的空间场景。

建德美好广场的“闫老师轮滑”让家长和孩子在运动中共同挥洒汗水;在杨柳郡园好街的“童创思维力”思维开发中心里,孩子们与父母共同协作搭建乐高,在这个“迷你亲子乐园”,大人放下了手机,孩子做起了小小“工程师”;在翡翠天地好街里,创意画室“全能宝贝”陈列着家长和萌娃一起创作的画作,还有用颜料肆意泼洒的艺术墙。在家长的陪伴下,“熊孩子”都变成了伟大的梦想家。在这里没有“手残党”,只有承载着亲子之爱的艺术佳作。

不仅如此,好街的亲子潮店也为亲子出行提供了徜徉选购的空间,例如被称为孩子们的“百宝箱”文具店,让萌娃乖宝们秀到“炸街”的潮童潮服店铺,每一位小顾客都是最亮眼的“活字号”招牌。

好街的孩子们很幸福,好街的家长们很个性。绿城商业持续为好街亲子活动及教育娱乐消费提供着生活化的设计方案,让好街更具归属感与人文化关怀,也让那脉脉的亲子温情定格成了永恒的瞬间。

日前,教育部发布了《义务教育劳动课程标准(2022年版)》,要求创造性地引导孩子们参与整理收纳、家庭清洁、烹饪、家居美化等日常生活劳动,引发了各大网络平台的热议。这无疑是一次对传统教育理念的革新,但对于年轻的爸妈而言,如何兼顾工作与子女的陪伴和教育,成为了一个十分头疼的问题。

然而在好街,最契合家庭互动的亲子业态早已成熟,好街以极具创意的亲子温馨空间、互动场景与公益活动,帮助家长实现对孩子的高质量陪伴,也真正让人们踏出家门,便进入到了学、玩、乐、游、购一体化的奇妙亲子乐园。

你有多久没有陪孩子玩上一整天了?有多久没有细细欣赏孩子的小小画作了?又有多久没有和孩子一起站在阳光下,一起闹、一起笑了?繁忙的工作、KPI的压力、社交的负担,让我们不得不把孩子交给“电子保姆”,托付给兴趣班和老人。周末短暂的亲子出游,往往是把孩子丢进游乐场,用买玩具来填补自己的亏欠。但这种陪伴真的是孩子们想要的吗?

其实,孩子们的心愿很简单,就是“陪在我身边”。由于工作忙碌,很多父母对孩子的陪伴少之又少,也因此引发了不容忽视的儿童心理问题。时而带娃出行,小朋友们却往往成为大人的陪衬。

在很多街区,成年人的消费项目和消遣场所可谓是五花八门,但亲子活动与消费空间却存在着项目少,过度商业化,场景设计只侧重儿童却忽视创设亲子互动条件等问题,这些均是导致亲子活动低质量的原因所在。绿城商业则及早发现了亲子业态的普遍弊病,为好街量身打造了温情的亲子互动设计方案,真正让家长在妙趣的亲子场景中,参与和见证孩子的每一次成长。

《义务教育劳动课程标准》的发布,使以往重智育、轻陪伴的教育方式成为过去,更为侧重家庭教育,尤其是对劳动教育的重视,提出了锻炼儿童动手能力的新理念,也为好街的亲子业态升级提供了有益的启示。为此,好街在亲子空间的设计上融入了大量的亲子互动元素,不仅要让孩子释放天性,更为家长融入其中创造了条件。

好街的亲子场景,流淌着满满的幸福感。在街区上的亲子活动中心,立体化的教育模式完美地连接了线上学习与线下活动,从绘本共读到体育健身,从栽花植树到亲子午餐,大朋友和小朋友乐享其中,时光在欢声笑语中仿佛停了下来。

在好街一家亲公益课堂上,爸爸妈妈与孩子一起在老师的指导下把残缺的瓷器修复成原本的模样,一起感受手作美学,体验着古老的技艺魅力。在好街秋收集市,爸爸妈妈陪着“小老板”叫卖着闲置玩具,那一瞬间、那种热闹,都挂在了孩子们稚嫩的小脸儿上。

好街公益的科学、美术、运动、烹饪等亲子课堂,助老、义务劳动等社会志愿亲子服务,不断变幻着花样,让小朋友总有新发现,让家长总有新选择。

好街的亲子业态升级,将生活化育儿、亲子活动与娱乐消费结合起来,让社区商业精准满足于居民的亲子互动需求,为提高儿童的动手能力、想象力和探索能力提供了温情有趣的空间场景。

建德美好广场的“闫老师轮滑”让家长和孩子在运动中共同挥洒汗水;在杨柳郡园好街的“童创思维力”思维开发中心里,孩子们与父母共同协作搭建乐高,在这个“迷你亲子乐园”,大人放下了手机,孩子做起了小小“工程师”;在翡翠天地好街里,创意画室“全能宝贝”陈列着家长和萌娃一起创作的画作,还有用颜料肆意泼洒的艺术墙。在家长的陪伴下,“熊孩子”都变成了伟大的梦想家。在这里没有“手残党”,只有承载着亲子之爱的艺术佳作。

不仅如此,好街的亲子潮店也为亲子出行提供了徜徉选购的空间,例如被称为孩子们的“百宝箱”文具店,让萌娃乖宝们秀到“炸街”的潮童潮服店铺,每一位小顾客都是最亮眼的“活字号”招牌。

好街的孩子们很幸福,好街的家长们很个性。绿城商业持续为好街亲子活动及教育娱乐消费提供着生活化的设计方案,让好街更具归属感与人文化关怀,也让那脉脉的亲子温情定格成了永恒的瞬间。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