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精彩尽在这里,详情点击:http://jyrmzs.com/,英超

自2010年开始,我国的GDP总量就超过日本,稳居世界第二,2018年我国GDP总量达到美国60%以上,发展不可谓不迅速,但是我国产业结构长期以中低端为主,在高端领域与发达国家存在巨大差距,其中尤以航空发动机为典型代表。

如果产业结构不升级,我们只能永远充当低端劳动力,生活水平怎么可能赶上发达国家?

有的人说“我们不能只看坏的一面,否则民族自信心受到打击,不利于发展”,小编在此想说的是:如果一个民族连正视差距的勇气都没有,怎么可能有勇气追赶,甚至超越?

我国战斗机目前装备的最先进的国产航空发动机是“太行”,2007年开始服役,装备歼11。

与“太行”主要技术指标最接近的美国发动机是普惠公司研制的F100-PW-100,1974年开始服役,装备F15。

计算得出,战斗机用小涵道比涡扇发动机,我国跟美国差距36年,如果再考虑可靠性、安全性、寿命等隐性指标的差距,需要在此基础上增加5~10年,也就是说,我国战斗机用小涵道比涡扇发动机比美国差距41~46年。

我国军用运输机用国产大涵道比涡扇发动机只有在研型号涡扇20,已于2017年完成换发试飞(一共4台发动机,其中1台更换为涡扇20),预计2020年即可服役,装备运20。

与涡扇20主要技术指标最接近的美国发动机是通用电气研制的TF39-GE-1C(实际上推力为19吨,高于涡扇20的13~16吨),1969年开始服役,装备C-5“银河”。

计算得出,军用运输机用大涵道比涡扇发动机,我国跟美国差距49年,再考虑可靠性、安全性、寿命等隐性指标的差距,需要在此基础上增加5~10年,也就是说,我国军用运输机用大涵道比涡扇发动机比美国差距54~59年。

我国窄体客机用大涵道比涡扇发动机只有在研型号“长江1000”,按照新闻报道的进度,预计2025年开始服役。

我国最新研制的大飞机C919,同波音737和空客A320一样,同属干线飞机中的窄体客机,目前装备的是CMFI公司(由美国通用电气和法国赛峰合资成立)的最新型号Leap系列,主要技术指标肯定高于“长江1000”,所以将这两种发动机比较不太合适,CMFI公司为窄体客机研制的上一代发动机为CFM56系列,其最新型号为CFM56-7技术指标虽然不如“长江1000”,但考虑其可靠性、安全性、寿命必然优于“长江1000”,因此直接进行对比基本合理,CFM56-7于1995年开始装备。

我国最先进的涡桨发动机是涡桨-6,1977年开始服役,装备运-8,最近还装备于我国最新研制的AG600水陆两栖飞机。

与“涡桨-6” 主要技术指标最接近的美国发动机是艾利逊公司(现已被英国RR收购)研制的T56-A-15,1956年开始服役,装备C-130“大力神”。

计算得出,涡桨发动机,我国跟美国差距21年,如果再考虑可靠性、安全性、寿命等隐性指标的差距,需要在此基础上增加5~10年,也就是说,我国涡桨发动机比美国差距26~31年。

与涡轴-9主要技术指标最接近的美国发动机是莱康明研制的T53-L-13发动机,1967年开始服役,装备AH-1G“眼镜蛇”并服役。

计算得出,涡轴发动机,我国跟美国差距45年,如果再考虑可靠性、安全性、寿命等隐性指标的差距,需要在此基础上增加5~10年,也就是说,我国涡轴发动机比美国差距50~55年。

目前,有很多其它推力级别或特殊用途的发动机,我国还不具备研制能力,包括支线客机发动机、宽体客机用大涵道比涡扇发动机、高超音速(3马赫以上)飞机用发动机、高空长航时无人机用发动机、重型直升机用发动机等,而美国在上世纪70年代初就能够研制全系列的发动机,这个差距无法估计,只能说至少差距50年。

差距是触目惊心的,但是把头埋在沙子里于事无补,只有敢于正视差距,才能用心思考:差距为什么这么大?如何缩小差距,甚至超越?

科技发展不存在“弯道超车”一说,先进技术成果都是经过多年的积累,在全社会的细心呵护下长出的果实。因此 ,“赶英超美”除了正视差距,我们还要在以下几个方面大力改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