光滑洁白的冰面上,蹬冰、收腿、摆臂,几名短道速滑运动员在一瞬间迅速滑过冰面,划出道道弧线,运动员们分秒必争,场面扣人心弦。记者近日走进了位于长春市的冰上训练基地滑冰馆内,吉林省短道速滑队的运动员们正在进行上冰训练,备战即将开始的新赛季。

尽管正值国庆假期,但吉林省短道速滑队没有休息,教练坚守岗位,队员刻苦训练,保障团队提供支持,一切看起来井然有序,与往日相比并无两样。一进训练基地大门,记者看到数十名小运动员身着紧身训练服,正在进行陆地模拟滑行训练。在教练的统一口令下,小队员们动作整齐一致,训练有素。

走进滑冰馆,冰上的寒气扑面而来,20多名运动员正在进行接力训练,冰刀划过洁白的冰面“唰唰”作响。工作人员拿着小水桶不停对冰面进行修补,最大限度地保持冰面平整,避免发生意外。在当日的训练课中,记者看到了曾站上北京冬奥会赛场的孙龙、张添翼,以及世界冠军韩天宇的身影。

一堂训练课结束,队员们聚在场边,观看着录像回放,对本次训练进行总结。2004年出生的张添翼是队中年龄最小的运动员,训练结束后,他一直在场边安静地观看回放视频。尽管年纪小,但这个话不多、看起来很沉稳的大男孩已经是一名多次征战国际大赛的运动员。谈起北京冬奥会,尽管未能发挥出自己的最高水平,张添翼仍感触颇深,“其实最难忘的还是北京冬奥会,能参加奥运会是每一个运动员的梦想,确实收获很大。现在心态平稳了很多,希望有一天还能再回国家队。”

同样来自长距离组的另一位运动员王鹏宇吸引了记者的目光,这位“00后”的阳光帅气小伙性格十分开朗外向,在队伍里已经算是中坚力量。

2018年1月,不满18周岁的王鹏宇就入选了平昌冬奥会集训名单,并在2019年的世界青年锦标赛上和队友一同打破世界青年纪录夺得男子3000米接力冠军,同时他还收获了男子1500米亚军。此后王鹏宇在主项1500米上不断取得突破,曾经长时间保持着该项目的全国纪录。

从年少成名到趋于稳定,王鹏宇表示自己也在逐渐成熟。“队伍里最年长的运动员接近30岁,最年轻的18岁,我这个年龄段算是一个既有老队员带领、也被新队员冲击的阶段。”

像王鹏宇和张添翼这样的运动员,在吉林省短道速滑队还有很多,他们经常有机会跟随国家集训队训练,有着较为丰富的大赛经验。“我觉得短道速滑项目在吉林省是有底蕴的,我们经常能跟武大靖、韩天宇这样优秀的运动员一起训练,从他们身上学习先进的技术动作,他们在日常训练中也会经常帮助我们年轻队员。”王鹏宇说。

有老队员传帮带,也有新队员不断发起冲击。王鹏宇表示,其实现在队内竞争也是良性循环,能激励自己不断进步。

据吉林省短道速滑队教练员兼领队王弋干介绍,目前队内有成年队和青年队,通过不断选拔和调整分组让队伍一直保持竞争力,同时培养后备人才队伍,目前队里共有70多名运动员。

短道速滑作为吉林省的传统优势项目,发展起步较早。在这里,曾走出过奥运冠军周洋、李坚柔和武大靖等名将。如今,一代代年轻的新生力量,在这块冰场上,继续着他们的梦想。

群众基础和后备人才储备同样是吉林省短道速滑项目多年来能够保持竞争力的重要因素。“北京冬奥会申办成功以来,冰雪运动在吉林地区深受欢迎。不仅是短道速滑,许多其他的冰雪项目也深受年轻人喜爱,吸引了众多青少年参与,这些都为未来冰雪运动的发展提供了良好的群众基础,他们是未来的希望。”王弋干说。

正如王弋干所言,王鹏宇从小学三年级开始接触滑冰,从最初只是在学校上兴趣课,到后来慢慢走上专业道路,如今他已经成为一名优秀的职业运动员。

他所在的小学,正是长春市平泉小学。20世纪80年代末,平泉小学成为当时中国冰雪教育的一面镜子。那时的冬天,平泉小学的学生每天上学要带两个饭盒,一个装饭、一个装冰,到校后第一件事就是把饭盒里的冰扣在操场上。三个星期后,参差不齐的冰块形成规模,老师们便趁着寒夜浇水、锉平,一座校园冰场就此“落成”。

如今,平泉小学在常规教学的同时,还兼顾长春市冰上运动训练基地后备专业人才的文化课培养。这里走出了李佳军、陈露、梁文豪、韩天宇等名将。

多年来,依托吉林省的自然资源和冰雪运动基础,体育和教育部门广泛开展“百万青少年上冰雪”和“冰雪进校园”系列活动。吉林省体育局青少年体育处处长王福海介绍,全省已建成557所省级冰雪运动特色学校,每年利用户外自然冰条件浇筑冰场400块以上。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