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常说,活到老、学到老。记者在西湖边碰到78岁的周大伯,他还要加一个词,玩到老。

78岁的周大伯说,他玩了15年轮滑,7年独轮车,两项运动都玩的比较溜了。

周大伯:“轮滑是在十五年以前,为什么会滑呢,因为我的孙女儿6岁的时候,她在上幼儿园,她想滑轮滑,那么我也去买了一双(轮滑鞋)来,那个时候50块钱买了一双旧的,咱们跟着孙女儿一起滑,那个时候好像不拍摔,就要把它学会,是这么回事,现在不行了,75岁以上,胆子很小了。那个时候胆子大,西湖文化广场一共有三十多阶台阶,桥上面一直下到桥下面。”

周大伯:“没有的,不用藏的,有时裤子摔破也有的,没关系的。轮滑鞋学会了,我走路不走的,我一定要穿这个鞋子出去的,我跟老婆两个人出去,她在前面走,我就(在后面)玩来玩去。”

周大伯:“一开始是萧山一位姓蒋的教练,带了一批萧山学校小学生,到西湖旁边来骑的,我们这帮溜(旱)冰的看见,(觉得)这个骑独轮车的好的,我是学了五天,来去来去每天两个小时,你要会骑你起码要,随便骑到哪里都可以骑的,那时候刚刚学会,学了半年,后来每天绕着西湖,本来是(轮滑)绕西湖的,后来是(独轮车)绕西湖。”

周大伯说,本来独轮车也像轮滑一样有很多人在玩,现在他的“骑友”越来越少了。

周大伯:“有的骑骑不感兴趣了,年纪大了,有一个已经81岁了,他本身也没有骑很长时间,(有的人)他虽然年纪比我小,但是他的身体不好,骑不动了,(独轮车)他们都不要了,他们学,有的不骑了不要了,他想我一个人还在骑,你要不要,我说我要的,为什么要,因为我这个骑骑,也会骑断的,这个两边都会骑断的,因为我每天骑,这辆车骑了一年多了,这里轮子严重地磨损了。”

周大伯很想有人和他一起骑独轮车,记者小敖决定体验一番,试了很多次,终于在别人的帮助下骑了上去。

体验的时间有限,但骑独轮车,显然不是简单的事,在这里也提醒大家,安全是我们快乐运动的首要前提。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