眼下正是一年中最寒冷的“三九、四九天”,俗话说得好“三九四九冰上走”。北海公园冰场上,人们愉快滑冰。在北海公园的画舫斋内,一个讲述清朝冰嬉盛典往事的展览,将观众拉回到了两百多年前。

冬季的北京,有许多适合滑冰的冰场,北海、什刹海、未名湖是其中久负盛名者,但北海又与其他冰场不一样。清朝在乾隆、嘉庆、道光三朝曾以国家大典的高规格举办冰嬉大典,在中国古代史上,还没有哪个朝代将冰上运动推举到如此高的地位,而冰嬉大典的举办地就是北海、中海、南海,这三海的水面相互沟通,统称“太液池”。

清朝对冰嬉的重视其来有自,满族人原本生活在白山黑水之间,这里的冬季漫长而寒冷,他们发展出了多种冰上运动自娱自乐、锻炼身体。在满清入关前,努尔哈齐就举办过一次有满族人、汉族人、蒙古族人参加的“冰上运动会”,我们来看看这场运动会都有什么项目。

据记载,1625年的正月初二,努尔哈齐和众福晋、八旗诸贝勒和福晋、蒙古诸贝勒和福晋、众汉官和妻子在辽河的支流太子河上聚会,进行冰上项目比赛。第一项是男性参与的冰上球赛,具体玩法不得而知。第二项是女性参与的冰上赛跑,先在终点设置若干份赏金,先到者先得,但落后者也不必灰心,因为落后者会在赛后获得一份数额较小的赏金。参赛者在冰上滑倒的样子,令大家捧腹大笑。赛后大家就在冰面上席地而坐,享受丰盛的美食。与其说这是一场运动会,不如说是一场其乐融融的大家族聚会。

满清入关后,顺治、康熙、雍正三朝对冰上活动仍保持极大的热情。康熙朝学识渊博的官员高士奇在其《金鳌退食笔记》“太液池”条目下,记录了当时在太液池上开展的两项冰上运动:一是拖冰床,“寒冬冰冻,以木作平板,下用二足,裹以铁条,一人在前引绳,可坐三四人,行冰如飞,名曰拖床”,这种冰床可简可繁,从图像资料来看,皇帝乘坐的冰床如小型龙舟一样精致,坐在有顶盖的冰床内,寒冷就减少了几分;二是冰上球赛,“又于冰上作掷球之戏,每队数十人,各有统领,分伍而立,以皮作球,掷于空中,俟其将堕,群起而争之,以得者为胜。或此队之人将得,则彼队之人蹴之令远,喧笑驰逐,以便捷勇敢为能。”如果说拖冰床较具娱乐性的话,那么冰上球赛则带有军事训练的色彩,难怪高士奇说“本朝用以习武”。

到了康熙之孙乾隆,他将在太液池举行的皇家冰上活动制度化、典礼化,升格为国家的一项重要仪式,这就是冰嬉大典。从1745年开始到乾隆归政于其子嘉庆的52年中,每一年都举办了冰嬉大典,是冰嬉大典的鼎盛时期。

清朝的冰嬉大典由内务府承办。每年农历十月起,内务府就要忙着从事大典的各项筹备工作,如从八旗子弟中选拔善滑冰者并加以训练,准备各种冰上运动装备,布置大典会场上要用到的道具等。冰嬉大典一般在冬至后举行,持续时间可短可长,起初冰嬉大典陈演至腊八日结束,自1763年后,冰嬉大典结束的日期向后展延,各项活动在十一月到十二月断续举行,也就是说冰嬉大典从筹备到结束最长要用三个月的时间。

最令今天的读者关心的是冰嬉大典上都有什么冰上项目,由于多幅清朝的《冰嬉图》完好保存到了今天,我们能够直观了解这些项目是如何实施的。冰嬉大典包括三个项目:互程矫捷、分棚掷鞠、悬的演射。这三个项目似乎不是每次都会完整出现在大典上。

互程矫捷又名“抢等”,和今天的速滑运动颇为相似。打开清宫画家沈源创作的《冰嬉图》,一队人马从北海北岸的五龙亭蜿蜒至琼岛下,他们就是参加抢等比赛的人。抢等比赛的起点在五龙亭,终点在琼岛下,距离大概有1000米至1500米。发令声响起后,参赛者争先恐后朝终点滑去,谁先到终点就大声喊出自己的名字,会有人记录先到者,按照先到与次到分成两个等次予以奖励。皇帝坐在冰床内观看整场比赛,我们在这幅画中能看到,冰床前有一些人紧紧拉住参赛者,他们帮助参赛者在到达终点后迅速减速,以免冲撞他人。

分棚掷鞠又称“抢球”,所谓分棚就是分成不同的队伍,从清朝宫廷画家金昆等人创作的《冰嬉图》可以看到,应是分成红黄两队,这从参赛者分别穿着红色坎肩和黄色坎肩可以看出。抢球的玩法,和前文高士奇在《金鳌退食笔记》中所述近似,至于输赢的标准,有的研究者认为是在规定时间内将球掷入到对方球门中多者为胜,但从图像资料和一些文字记载来看,并没有明确提到球门的存在,更多强调参赛者抢球动作的观赏性,乾隆就说这项运动“怡情悦目,有如是哉!”

悬的演射又名“转龙射球”。金昆等人创作的《冰嬉图》中,这一项目占据了主要画幅,在金鳌玉蝀桥(今北海大桥)南边的冰面上,一队人马在冰面上排出了回龙形,仔细看他们的装束,有的人背后插着不同颜色的旗子,有的人腰背箭筒手持弓箭,两座旌门设在回龙形队伍的中央,门上悬一颗球是为“天球”,弓箭手在滑过旌门刹那,迅速转身朝天球射箭,射中天球者为胜。

要在高速行进的情况下射中目标并不容易,悬的演射因此成了冰嬉大典中最有观赏性的项目。在张为邦、姚文瀚合绘的《冰嬉图》中,我们可以看到悬的演射的队伍中,不仅有旗手和射箭手,有人舞枪弄剑,有人手举风筝,更有甚者,两人并肩滑行,一人站在他们身上做出高难度动作,这一项目与杂技结合在了一起,无疑更增添了观赏性。

冰嬉大典的各项目虽具观赏性,但举办冰嬉大典却有更深的意义。乾隆写过一篇千余字的《冰嬉赋》,起首说冰嬉是满族人固有的传统,不可忘记传统,不可丧失勇武的气魄,接下来用很大的篇幅描述冰嬉大典,行文深奥,处处用典,在结束语中提到了孔子“射以观德”的说法。儒家六艺为礼乐射御书数,射不只是一种体育活动,也是君子修德的一种途径,心不正射亦不正,显然乾隆试图赋予冰嬉以修德的功能,并强调“安不忘危”,希望自己制定的冰嬉大典的各项规制能得到后人的认真遵守。

乾隆朝之后,嘉庆朝共有20年举办过冰嬉大典,道光朝共有13年举办过冰嬉大典,1840年至1842年,道光下令停办冰嬉,制度化的冰嬉大典从此退出历史舞台。冰嬉大典的开销是很大的,乾隆立意举办大典的目的之一,是借此恩赏八旗兵丁,帮助他们解决生计上的困难,据《清文献通考》记载,对于在冰嬉大典上取得名次者,“头等三名,各赏银十两;二等三名,各赏银八两;三等三名,各赏银六两”,未得名次者也可得赏银四两。这对于朝廷来说是一笔不小的开销,乾隆盛世尚可负担得起,之后逐渐力有不逮,冰嬉大典也只能取消了。

时间来到二十世纪。新中国成立后,党和政府十分重视开展冰雪体育运动,全国性的冰雪体育运动赛事在1953年就拉开了帷幕。1953年2月15日至19日,首届全国冰上运动大会在黑龙江哈尔滨人民体育场举行。体育场上安排了速度滑冰赛道、冰球比赛场地、花样滑冰比赛场地,这三个项目是这次冰上运动大会的全部赛事,大家在零下三十度的低温中观赏开幕式和各项赛事,足见大家对冰雪运动的热情。这次冰上运动大会是新中国第一次举办的全国性冰上运动会,此后全国性的冰雪赛事的规模逐步扩大,也越来越专业。

竞争性赛事之外,民间对于冰雪运动的开展也很有热情。新中国成立后,北海公园完成了从皇家禁苑到人民公园的华丽转身,党和政府在北海公园内举行了不少文化活动。1950年的正月初一,气象学家竺可桢携家人来到北海公园,传记资料说“北海银白的冰面与素洁的白塔交相辉映,十分美丽。身穿过年新衣的孩子们在冰湖上穿梭滑行,一阵阵清亮的笑声不断传来。看着眼前的情景,竺可桢禁不住跃跃欲试。竺可桢十分喜爱滑冰这项运动,每当他轻捷地滑行起来时,根本看不出他已经是一位花甲之龄的老人”,可惜当天竺可桢没有带冰鞋出来,未能一展身手,只好和家人走过冰面。1978年3月1日,北海公园重新向公众开放,当天就有13万人涌入公园,而北海公园的冰上运动也日益兴盛。

北海公园冰场见证了朝廷举办的冰嬉大典的庄重,也见证了群众在冰上运动娱乐的喜悦,相信在北京冬奥会后,这片冰场将更加热闹精彩。(罗慕赫)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