海报创意设计:王璐瑶2020年东京奥运会上,滑板首次成为正式比赛项目。16岁小将曾文蕙首次参赛就进入决赛,并斩获了女子街式第6名,为中国奥运创造了新历史,也让滑板运动迅速走进大众视野。2021年10月16日,黄浦滨江滑板极限公园在黄浦滨江正式开园。虽然这不是沪上第一座滑板公园,却是上海中心城区最大的滑板极限主题运动公园,拥有近10000平方米的使用面积,其滑板竞赛场地由东京奥运会滑板赛场的设计师专业设计,是目前我国规格最高的滑板专业场地。

  而滑板公园所处的“一号船坞”,更是江南造船厂的旧址。古老的船坞历史文化和时尚体育文化相结合,“工业锈带”变成市民的“生活秀带”。

  在老船坞体验冬奥项目,这个极限公园不简单。 澎湃新闻记者 王昱、李思洁 视频(02:09)滑板公园里的极限风景

  冬日午后的黄浦滨江,寒风习习,仍挡不住男女老少前来黄浦滨江滑板极限公园体验运动的热情。刚走进园区,记者就被眼前巨大的滑板竞赛场地吸引了。

  由于是船坞改造,整座公园就像一个嵌在深坑里的秘密基地,高低起伏的弧形弯道和山坡,包围在斑驳感十足的坞墙内,配上滑板赛道上夸张的涂鸦和明亮的色彩,显得动感十足。

  滑板竞赛场地占地3000余平方米,分为“碗池”和“街式”两大区域,而这也对应着目前奥运滑板比赛中的两大项目。

  区别在于,街式场地上有许多山坡,线路上有类似街道的把手、台阶等装置,运动员需要借助这些道具完成动作。而碗池场地,顾名思义,就像一只“碗”,运动员要完成设计好的路线,并在“碗口”滞空时展示技术动作。

  街式场地 澎湃新闻记者 王昱 图采访当天,记者正巧遇到一名男孩在教练指导下进行碗池练习。只见他脚踏滑板,熟练地顺着弯道滑行、旋转、跳跃,一系列动作行云流水,最后一个腾空在“碗口”稍稍停留,看起来既惊险又刺激。男孩名叫饶一歌,今年10岁。他告诉记者,自己学滑板已经三年多,“最开始我是在商场里看别人在滑,觉得特别帅,于是就想学。现在已经成为我的兴趣爱好了”。

  饶一歌说,初学的时候也会害怕,但慢慢感受到快乐,越滑越上瘾。而别看他年纪小,其实在上海的滑板圈,已算是一个小“OG”,在去年的XGameChina滑板U池巡回赛和多届上海市运会极限运动项目中都获得了不俗的名次。

  “滑板少年”饶一歌在碗池练习。 澎湃新闻记者 王昱 图在街式区,也有好几位与饶一歌差不多年纪的“滑板小达人”,并且女孩居多。小Q就是其中一位,她学滑板已经两年。虽然说话的时候,小Q显得十分害羞,但踏上滑板的时候,气场十足,动作英姿飒爽、干净利落,颇有女侠风范。

  小Q告诉记者,自己已经成功入选了上海市队,而进市队,最高兴的事情就是“可以练习更多炫酷的动作”。

  滑板少女也很酷。 澎湃新闻记者 王昱 图工业锈带“变身”时尚运动基地黄浦滨江滑板极限公园临靠西藏南路隧道,对面就是中国船舶馆,隔着黄浦江,可以看到对面世博中心的中国馆,不远处还有横跨两岸的卢浦大桥。然而最“吸睛”,还是停靠在一号船坞旁的大轮船,船身上“远望1号”几个大字十分醒目。

  这是由江南造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制造的第一代综合性航天远洋测量船,主要担负卫星、飞船和火箭飞行器全程飞行试验测量和控制任务。

  “远望1号” 战功累累,服役期间圆满完成了57次国家级重大科研试验任务,被誉为“航天功勋船”,退役后作为爱国主义和科普教育场所开始向公众开放。2017年,黄浦滨江贯通开放后,“远望1号”也成为了滨江的一大亮点。

  江南造船(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的前身,就是著名的江南机器制造总局,是中国历史最悠久的军工造船企业,创建于1865年。1996年改制后,也是中国国内规模最大、设施最先进、生产品种最为广泛的现代化造船基地。

  “远望1号”紧靠在滑板公园所在的一号船坞旁边。 澎湃新闻记者 王昱 图“我们现在看到的整个赛场,是在原来的地面上,重新抬高,垒砌起来的。铺设了15000多条方缸,方钢上再放钢板,再灌注混凝土,这种建造工艺是由我们中国的建造师创造的。”上海市轮滑运动协会会长顾卫峰向记者介绍道。顾卫峰告诉记者设计师为了保留工业遗迹的历史风韵,在混凝土颜色的使用上,也进行了特殊的处理,使其和周围的坞壁完美融合。不仅如此,还巧思添加了一些时尚的中国元素。

  “我们在街式区的装饰上运用了故宫博物院的宫墙红、砖瓦黄,不仅代表中国特色,还凸显这座遗址的历史感。再搭配一些时尚涂鸦,迎合青少年的审美。”顾卫峰说。

  故宫博物院的宫墙红、砖瓦黄,再搭配一些时尚涂鸦。 澎湃新闻记者 王昱 图目前,滑板公园除了中心区域的滑板竞赛场地外,还有占地2000平方米的轮冰融合区域,春夏秋可以进行轮滑,冬季成为冰上运动场地;青少年平衡车和BMX小轮车区域,占地1500平方米;周边还配置了滑板轮滑装备体验中心、滑板文化主题餐厅,上海市滑板队的功能用房等设施。

  黄浦滨江滑板极限公园内的滑板商店。 澎湃新闻记者 王昱 图“攀岩是2024年巴黎奥运会的正式比赛项目,我们请来了为巴黎夏季奥运会攀岩场地进行设计的法国设计公司,明年将在这里打造一个攀岩区域。”“正常的攀岩墙的标准高度是15米,而船坞的防水坝是12米,也就是说,未来运动员攀到顶端的时,不但可以看到黄浦江,还能看到对面的中国馆。”顾卫峰介绍道。

  黄浦滨江滑板极限公园的夜景 澎湃新闻记者 王昱/黄浦滨江滑板极限公园 图借奥运之风,这些新兴运动正成为风口其实与其他许多竞技运动相比,滑板的历史并不长,上世纪50年代末由冲浪运动演变而来。1970年代,模拟冲浪的地形的滑板公园开始出现,并率先在北美掀起了“泳池滑板热”。直至上世纪80年代末,滑板文化才传入我国。

  因此滑板作为运动,真正在我国兴起也只是近十来年的事,而在奥运会之前,人们对滑板的印象更多只是街头的小众文化。

  饶一歌的教练夏楠告诉记者,自己五年前开始玩滑板的时候,大多数人对这项运动还比较陌生,甚至一些家长觉得学这个“有些不正经”。

  “目前我感觉喜欢滑板的人在不断增多,因为现在板场多了,不像以前一样,只能自己找场地。再加上奥运的宣传,大家对滑板运动也更加理解,像现在有的孩子,5岁就开始练了。”

  在奥运会之前,人们对滑板的印象更多只是街头的小众文化。澎湃新闻记者王昱 图小Q的教练如意也分享了类似的经历。他今年25岁,来自湖北,玩滑板已经六七年。那时候的滑板爱好者,完全靠自己琢磨,偶尔和“同道中人” 相互切磋。“虽然我们国内滑板运动起步晚,但也在不断追赶,与国际接轨。而且不只有男孩,现在学滑板的女孩子也挺多,因为家长觉得女孩子滑起来酷酷的。”如意说。

  如今,滑板已经成为奥运会的正式项目,越来越多少男少女梦想有朝一日能站上奥运会的赛场。而滑板“自由、冒险、酷炫”的运动精神,也备受一线时尚品牌的青睐,经济价值水涨船高,更容易得到商业赞助以及媒体关注。

  BMX小轮车 澎湃新闻记者 王昱 图除了滑板运动借奥运之风日渐兴起外,在黄浦滨江滑板极限公园内,还能感受到市民对冰上运动的满满热情。“上海每年有非常多人去北方滑雪,滑雪热已经形成。而今年响应‘三亿人参与冰雪运动’的号召,配合北京冬奥来临,全市移动真冰的面积也大大增加。”顾卫峰告诉记者。

  一名带孩子来滑冰的家长也告诉记者,疫情之后,体育运动成为培养孩子业余爱好的首选,“滑冰挺好的,可以锻炼孩子身体的协调能力,培养不怕挫折的品格,而且现在疫情期间不能出去,多一些这种娱乐健身场所会更好。”

  冬季冰场还做为冰球训练场地 。 澎湃新闻记者 王昱 图自国务院46号文件《关于加快发展体育产业促进体育消费的若干意见》正式出台后,体育产业已成为 “风口”,拥有强劲的发展潜力。2021年,上海市人民政府办公厅印发的《上海市体育发展“十四五”规划》的通知中,也提出了到2025年基本建成全球著名体育城市的目标。因此顾卫峰相信,在这种情况下,体育运动公园必定是未来城市主题公园的一大发展方向,“对我们体育人来讲,建设好的硬件设施是一方面,更重要是怎么更好地让主题公园常态化运营下去,这样才更能激发民众参与运动的热情,传递体育的核心价值。”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