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任何人都可以创立滑板品牌。只需制作一些产品,将它放在网上或朋友商店里寄卖,创建品牌的社交媒体账号做一些宣传,基本上你就可以声称自己是品牌主理人。

在这个品牌创建简单化的时代,一些新新品牌想要脱颖而出并不容易。但总会有特殊的例外,Sci-Fi Fantasy 就是其中之一。

这个主打一些“五毛特效”、由著名滑手 Jerry Hsu 创立的品牌,近年来可制造了不少话题。名媛金卡戴珊都戴了他家的帽子,网红女滑手 Arin 和 Ryan Lay 的加入为品牌增加了不少活力。

Jerry Hsu 似乎有自己一套经营滑板品牌的方法,这种方法既非传统又熟悉。这期就从 Jerry 口中了解下他开设滑板品牌的契机。

一开始我认识的每个人都将那些图片发给我。当这种事情发生时,我的第一反应是,“我不知道这是好是坏。” 我没有立即认为这是一件好事。实际上,这并不重要,因为你无法控制那种东西。对品牌也没有太大的影响。

如果那顶帽子还在商店架上的话,它的销量或许会变得更好。总是会有名人效应在的,肉眼可见网站的访问量,以及社交媒体上的关注量会有所上升。但这些热度能持续多久呢?新关注的人或许第二天就说,“哦,这也不是特别酷嘛。”,然后取消关注。你无能为力。

众所周知,硬件并不是滑板里最赚钱的东西。在很多方面,你在 Sci-Fi Fantasy 做的东西跟主流是反着来的。很多公司真的只想建立足够的势头,这样他们就可以销售真正赚钱的 T 恤。开设一个板面品牌是你一直的目标吗?

不,我的意思是,创立品牌甚至都不是我的目标。我真的只是把它作为一种艺术项目开始。然后随着时间的推移事情会发生改变,因为我意识到 Sci-Fi Fantasy 后续发展的可能性有哪些。我总是很随和,没有太多十分明确的目标。我也不想发号施令;我只是想让它成为它最终应该成为的样子。

一开始,我只是想做一些东西,送给我的朋友。然后看着大家的反馈,一些主意也会慢慢浮现。

作为一名职业滑手,曾经我有过这样的感觉,就是“现在做的东西真无趣。”当时我真的很郁闷,不知道该怎么办。也曾经想过全职发展摄影,但那也让我很沮丧,人生去到了一个奇怪的阶段,令我开心的东西变少了。

我的妻子,我想她也看不惯我如此负面的我。她就说:“你为什么不尝试一下写点东西?你挺擅长起名字的。写下一些想法,不要纠结它会是什么。” 然后她把笔记本扔给我。我开始不断写东西,事情就是这样发生的。

然后写到 Sci-Fi Fantasy,当时我心想:“印在帽子上应该会不错。” 戴着图个乐。然后我妻子甚至找到了一家帽子厂商,到今天我还跟他们在合作。一开始跟他们开了个会,先做了做小的批量,即24顶。然后将他们送给朋友们,那还是2017年的夏天。我当时其实挺固执的,没有做什么生意也没有太多收入。所以就想:“那我就试试做下去吧。”

这挺有趣的,谈谈关于建立 Sci-Fi Fantasy 团队的事吧那很好笑。你能谈谈建立一个正式团队的事情吗?那是怎么回事?

就像刚说的那样,Sci-Fi Fantasy 有点倒着来,或者是非传统的。我们成长的时代,当你创办一家公司时,有这么一个公式的。你打开一本杂志,你会看到:“即将推出”。你不知道那会是什么。他们其实已经借了 100,000 美元来创办一家公司,他们的团队已经做好了准备。他们正在拍摄视频,有广告,所有这些东西。但我们不必再这样做了。

我开始真的很不愿意做板面和建立一个团队。我只是想做自己的东西。然后我在网上发现了 Arin,跟她谈了起来,她表示对品牌很喜欢。然后我做了一些板面给她滑,她跟我说:“大家都在问我是不是入队了 Sci-Fi Fantasy,挺有趣的。”我当时想,“好吧,告诉他们,没错是的。” 所以 Arin 就是这样开始的。

是她让我意识到我可以赞助任何我想要的人,并且可以帮助他们做他们想做的事。事情就是这样开始的。不过即便如此,我还是有点怀疑自己。就是因为我的成长环境,让我对做板面有一些心理负担。我在想,如果我做板面,那么我必须有一个团队,我需要制作视频,我需要在杂志上投放广告。

那种奇怪的、传统的滑板心态。现在我终于意识到做板面并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我不需要为此大惊小怪。就像其他任何东西一样。如果板面出来的效果不好,那就不做。我还做了挂绳和计算器。只做一个板面产品,真他妈没关系。然后,一旦我做了块板面出来,就觉得做板面真的太正了,比做T恤要好玩得多,而且大家都似乎很满意,我就继续做下去了。

然后是 Ryan Lay,我想我从 2006 年就认识他了,因为我认识他的时候他呆在 enjoi 里有一阵子。我一直很喜欢他的滑板风格。我一直在关注他,大家在 IG 上点赞点赞、评论等等。我会给他送一顶帽子。然后突然间他问我:“嘿,你对品牌的发展有什么打算吗?” 老实说,我就像现在一样:“我真的不知道。但如果你想加入的话,或许我们能做点什么。”

所以事情就是这样发生的。我成长在一个“我们要组建超级队伍,我们要改变世界”的时代。这是崇高的,严肃的甚至是可笑的。我现在只是想建立一家安静、神秘、制作酷东西的滑板公司。我正在努力保持它的小规模。

那可能是我真正喜欢的第一批滑板队伍之一,我还买了他们的板面。早期的 ToyMachine,《Welcome to Hell》。我也是 Plan B 的超级粉丝。

肯定是原来的 enjoi 团队了,那时我们都非常亲密。在那之前我退出了Maple Skateboards,这是我的第一个赞助商。我不得不离开那里去享受更大的世界,这挺难受的,因为他们为我做了很多。那时我只有 17 或 18 岁。那是最好的,最特别的时光。

你说你想让 Sci-Fi Fantasy 保持神秘,但由于它更倾向于传统的董事会品牌模式,未来会推出签名板面、Tour 视频之类的东西吗

为什么不呢?。这只是一个继续前进并做我喜欢做的事情的机会,去滑板旅行,赞助更多的人,回馈社会是我现在想做的。起初我很不情愿,但我有点喜欢我可以赞助人们并帮助他们实现他们想要实现的目标的想法。这让我感觉非常好。

我有很多梦想中的车手,但我不能说他们是谁,皆因他们现在都有可靠的赞助商。老实说,我的梦想骑手是1989 年的 Neil Blender。我爱他和他的脑洞。

就旅行而言,旅行是最烦人的事情。我有点讨厌这个问题,所以很难回答。随我的团队想去哪去哪。不过我真的很喜欢亚洲,并想更多地探索那里。中国的紫禁城会很有意思,我也一直很喜欢东欧。

·HEROGOODS丨Ishod 的爱车轮毂、Yuto 的武士头盔,小火人与雷桥硬件上新

·HEROGOODS| Grizzly 夏日服饰与砂纸系列新鲜上架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