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Harvy的梦想是代表香港出战,在国际赛事中取得名次,甚至进军奥运。

2020东京奥运会上,滑板运动首度纳入比赛项目,全球掀起一股滑板热潮,可惜,香港本地对滑板的重视仍旧停留在过去。具实力的全职滑板运动员因经费不足,迟迟无法外出比赛累积分数,连取得奥运会入场券的资格都没有。

有资深教练表示,无论是向政府申请外出比赛经费或加入港队,都需要满足一定的赛事成绩要求。但正是因为他们想争取好成绩才申请比赛经费,这是一个僵化的循环。“即使香港有实力的运动员,也会因为缺少支援而停滞不前。”\大公报记者 锺怡(文) 黄洋港(图)

22岁的菲律宾籍滑板全职运动员Harvy于2016年刚来香港时,入读一所中学。面对人生地不熟的环境,他时常感到孤单。Harvy读书成绩一般,性格也较内向,那时,滑板便成了他唯一的好朋友。

Harvy说,第一眼看到别人玩滑板时,就觉得对方很有型。“他们的动作干脆利落,整个人看起来特别自信。”于是他鼓起勇气问别人借了一块板试着滑动,玩了几个来回便喜欢上了这项运动。从此,他每天下课后都会花几个小时练习滑板。

因为滑板,Harvy变得开朗,也结识了很多朋友,他人生中的第一块滑板就是朋友给的二手板。Harvy说,“在滑板场遇到其他板仔,即使不认识,第一次见面也会Say Hi,这个运动帮助我打开心扉。”

“我的梦想是代表香港出战,在国际赛事中取得名次,甚至进军奥运。”Harvy说,为了有更多时间练习滑板,他选择辍学。然而,职业运动员的路并不轻松,为了练习花式动作,Harvy基本上每隔几个月都会受伤。最严重的是18岁时骨折,躺了三个月才痊愈。

经济因素亦阻碍职业发展。Harvy说,花式动作难度大,他基本上一个月要换一块板。而且外出比赛也需要路费、住宿费等,他家境一般,只能靠俱乐部赞助,以及兼职当教练赚取一点薪金。“外出隔离费也是一笔不小的开销,我只能将计划好要去的比赛都推迟。即使有时会因为前途未卜而感到迷茫,但是我从未想过放弃,因为玩滑板是我一生要做的事。”

2020东京奥运会滑板项目是积分制,运动员要在前期参加多个积分赛,累积足够的分数,才有资格参赛。资深滑板教练、香港滑板总会会长徐彦龙说,仅是七场欧美积分赛就需耗费几十万,对于家境普通的年轻人来说,即使有实力和世界级选手对抗,但没有经费资助和后备团队支援,也走不远。

徐彦龙说,政府对滑板运动的资助微乎其微。他曾就此事询问过有关部门,但得到的回应却是,若要获得资助,需先达到指定的国际赛事成绩。“你拿奖牌回来,就获得拨款。但我们连出去的机会都没有。”此外,若要靠加入港队来获得政府资助,也需满足一定的赛事成绩条件才能入选港队。

对于僵化的机制,徐彦龙认为,最大的问题还是政府不能设身处地为滑板运动着想。YouTube上可以看到香港有很多厉害的板仔,但是国际赛事却没有香港滑板运动员的身影。而即使自费培训、出战的人,亦仅以香港运动员的身份出赛,而非港队运动员。

徐彦龙表示,香港滑板运动离奥运会的距离还十分遥远,而香港滑板运动员亦已断层多年。除了培养职业选手之外,国外的津贴资助、滑板场地及其他配套设施、文化环境等因素都需要加强。

徐彦龙建议,政府首先应该对滑板有正确的规划,并委任了解滑板的人管理这项运动。有了这样的前提,再慢慢加强对滑板设施、专业场地、运动员选拔机制等方面的改善。“比如可以每年举办全港滑板大赛,从大众中选择有超强水平的人出赛;以及修建专业的室内滑板场地,方便运动员练习。”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